©炎華 | Powered by LOFTER

我写文更多时候是因一时冲动,可能只是一个想法,一句台词,一个细节,一个动作,只是想让甲对乙这样做这样说,或是让这个动作发生在他们之间。比如有一篇文的起因是我在等车时车站放的献血广告,还有一篇文的开篇,仅仅是我做的一个梦,梦里太真实,主角从床上掉下来醒了的那一刻,我在梦里想,这个故事我要记下来,所以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就把它写下来,并因此想展开。而另一篇文只是因为我写了一句话,找来了一句诗。


创作是一个愉快的过程,也是一个斗智斗勇的过程。打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作者就像是特工,为了完成一项任务,要设下一个个局,埋下一个个圈套,用更多的谎言去圆一个谎言。在此过程中,读者就像是始终在盯梢的敌人,能够骗过他们,让谎言变成真实,并在最后揭晓时令他们大惊失色,心服口服,好像成了一件非常有成就的事。


我一直觉得,能够有清晰的梦境,就好像人生多了一倍的时间,在另一个世界里你可以经历许多现实中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而写作如同第三个世界,你和笔下的人物一起生,一起死,一起笑,一起哭。你的人生又多了一倍时间,赚了。


读者也是一样,在另一个世界里生,死,笑,哭,人生多了一倍的时间,赚了。


自从看了心理罪的书,翻过来看到封底作者的几行字的时候,很多一直以来的困惑迎刃而解,我不再质疑,不再犹豫。


“我想,每一个写作者都应当具有一定的社会责任感。在你写下文字的同时,要对那些可能会受你的文字影响的人们负责。”——雷米

热度: 12 评论: 1
评论(1)
热度(12)
  1. 滕子妃炎華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脑洞小王子的小心思
    大大加油,我也加油 炎華:
  2. Ansel滕子妃 转载了此文字
  3. 滕子妃炎華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脑洞小王子的小心思
    大大加油,我也加油

寧靜致遠,安逸出塵 WEB:weibo.com/kaifengf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