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華 | Powered by LOFTER

[启邪]一封写给吴邪的信

小邪吾爱如晤:

今次一别已有半载,未知你是否顺利回家。天下之事便是如此奇妙,你穿越数十载时光与我相遇,我却不知如何能挽留。然而念及你的家,你的时代,再无战火纷飞,再无民族屈辱,能平安快乐做个普通人,心中又不知有多欣喜。虽万分思你念你,但仍是期盼你不要再回来才好。

今日腊八,厨下特地准备八宝粥一味。然不能与你同食,实乃憾事。我盛了一碗,如今也食之无味。剩下的送去给弟兄们分了,添些过节气氛。你在家里也食腊八粥了吗?

长沙战事吃紧,日寇侵我疆土,杀我同胞。身为长沙城布防官,须得抛下儿女私情,保家卫国,尽军人之职。你曾对我言道,终有一日胜利会来临,我也坚信光明就在眼前,中华必将崛起。

对你之相思,深入骨髓,令我辗转难眠。若我侥幸活着,四十年后【注】当来杭州寻你,践你我今世之约。若我战死,但愿来生来世,生生世世,与你相遇相守,白首同归,不再负你之深情。

 

启山字。民国二十七年腊月初八。

 

 

 

信纸已经泛黄,黄得像秋天银杏树的叶子,又好像稍一用力就会碎成一片片的,消失在风里。

里头用的是钢笔,信封上却是用毛笔写的,漆黑的墨汁组成数个沉稳却有些张扬的字,吴邪甚至可以想象握笔的手是用怎样的劲道落下的。

吴邪亲启。

张启山。

张启山这个名字,吴邪是知道的,当年的老九门之首,人称张大佛爷。可为什么张启山会给几十年后的自己写信,又为什么这封信会在爷爷的遗物里,吴邪就不知道了。

他更不知道,如果不是自己见爷爷那本又破又旧的皮本子一边的针脚有些粗大过头,莫名涌起好奇心把线拆了,这封信是不是永远藏在染满岁月痕迹的皮面子下边,再也不见天日。

写着“如晤”,可吴邪一点点都想不起张启山的样子,他可能在老照片里看过,但是早就忘了。看信里的意思,是说吴邪曾经穿越去张启山的年代,还和他有过一段轰轰烈烈刻骨铭心的感情,最后自己又回来了。

怎么可能,开什么国际玩笑?

吴邪把信纸原样折好,塞回信封里。

两个大男人,什么情啊爱啊,思呀念呀。

又不是言情小说,狗血电视剧,什么穿越到过去,都是编剧和导演拿来骗骗小姑娘老太太眼泪的。

就是,怎么可能?

开玩笑。

不知为什么,两行热泪夺眶而出,怎么止也止不住。他用手拼命擦掉它们,一擦掉,马上又有眼泪流下来。心头翻起一阵剧痛,痛得他浑身发抖,好像把魂抽出来在手里狠狠掐似的。

开玩笑……




-END-

热度: 40 评论: 6
评论(6)
热度(40)

寧靜致遠,安逸出塵 WEB:weibo.com/kaifengf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