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華 | Powered by LOFTER

[越苏隐凡霆峰]浮生三问18

之拾捌

 

 

一轮红日,一轮明月,挂在河阳城长长的城墙两边,在天空中遥遥呼应。

日月同辉。

美好的景色并没有如人们所期待的那样成为一种吉兆,恰恰相反,随之而来的是让他们终生难忘的噩梦。

修仙之人注定要为天下苍生斩妖除魔,妖魔鬼怪什么的,在青云、天音弟子眼里只是寻常。有什么妖魔作祟,杀了便是,无甚大不了的。可他们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也会在面对妖魔的时候,心中涌出一层层恐惧,就像被乌云瞬间湮没的日头,仿佛下一刻暴风雨就将至。

乌云真的来了。

数以万计的躯体组成一望无际的漆黑的“云”,从天边迅速席卷而来。它们有些生着翅膀,有些长着丑陋的容貌,有些闪着一双发出异光的妖眼,有些则浑身散发着黑色的气流。“乌云”笼罩在河阳城上空,几乎将所有的光亮都遮挡住,大街小巷充斥着人们惊恐的呼叫,他们疯狂逃向四面八方,城中一片大乱。

眨眼的功夫,那些飞在半空的怪物齐齐向下俯冲,击碎了建筑,冲入了人群,很快惨呼声此起彼伏,河阳城刹那间成为炼狱。

没有时间多想了,张小凡挥动烧火棍击退近身的几只。“阿相!快让大家躲进客栈!”另一边天音弟子已在阿相指挥下,把升平街附近的百姓都带入客栈,一道金光将客栈完全笼罩其中,这一式“佛光普照”凝结天音众弟子修为,立起坚固结界,妖魔触之化为飞灰。

可是城中百姓何止千万,小小一座同尘客栈又能容纳多少人。结界之外,凄厉叫声延绵不绝,满街尸体,血肉横飞。客栈内,哀嚎悲鸣回响,捡回一条命的人们惊恐万状地躲在角落里,耳畔全是来自地狱的呼啸。

客栈的伙计分成三批,一批在门口接应,源源不断地将人送入,一批指挥大家分别进入客房和走廊安顿,一批取出药箱救治伤者。幸好他们应对有序,临危不乱,青云、天音弟子得以全力对付外头的怪物。

张小凡、林惊羽、曾书书、陆雪琪四人跃上客栈四周屋脊,从四个方向分别守护天音结界,并尽力将结界范围扩大。客栈总有满员的时候,在此之前必须要拿出对策来。

一道灵符结作一只黄雀,以冲天之力突出重围,向青云山方向箭一般飞去。林惊羽放出灵符鸟,心下稍安定了些,斩龙剑又切下两只怪物的头颅,对另三人喊道:“我已向师门求救,师父他们应该很快就来!”

张小凡将烧火棍舞动生风,那些妖魔似是对噬血珠有些畏惧,轻易不敢上前,他正好借此机会扩大身前的气墙,阿相的结界也得以推进。每推进一次,就可以多护住些无辜的百姓。

他咬着牙,这些妖魔不知为何会成群结队地袭击河阳城,也不知他们几人能否支撑到援兵赶到,但现在丁隐还在客栈,铃铛也在客栈,朋友们全都在身边共同战斗,自己也绝不能落后。

他不想看到河阳同当年的草庙村一样,一夕间尽成焦土,遍地亡魂。

他更不想丁隐和铃铛受到任何伤害。

是他把他们带到了河阳。

张小凡紧紧握着烧火棍,指甲几乎嵌入冰冷的铁棒。他握得太用力,一丝血从指甲缝里流了下来,渗进烧火棍中。

噬血珠和摄魂就像渴了许久,猛然间喝到了主人的鲜血,便神采奕奕起来。它们发出耀目的光芒,化作一支支利箭,射向空中那些不自量力的蠢材。杀吧,杀光它们,一个都不要放过,一个都不要留。

他的嘴唇也似乎要咬破了,眼角余光瞥见林惊羽和陆雪琪,斩龙与天琊两把神剑在前方劈开一条巨大的缝隙,夕阳的余晖和皎月的清辉从缝隙中漏了下来,艰难地洒向地面。很快,缝隙又被填满,剑光交错,再次开辟新的道路。如此辗转往复十数次,终于又将结界推进了一些。

曾书书的情况他已无法看到,也不能顾及,这场灾难多半与鬼王宗脱不了干系,只是鬼王这样肆意杀戮,大动干戈,究竟又是为了什么?

小非是同尘客栈的伙计。

小非是他的名字,他年纪并不大,今年才十七岁,平时老板和其他伙计都会亲热地喊他“小非,来帮忙”。他当然有姓氏,他姓邝。

阿相也姓邝。

这家店本来就是阿相家里的产业,老板若要论辈分,算起来是阿相族里的叔叔。

店里的伙计,十有八九都姓邝,几乎都是沾亲带故。最初的时候,客栈本是要交给阿相来经营,但阿相既然入了天音阁,成为掌门座下弟子,那么开在青云山脚下的同尘客栈自然也不方便由他打理。

邝家人虽然只有阿相是个修行的,家里上上下下却也都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歹,什么是正道,什么是邪教。

小非此刻只恨客栈的地方不够大,围墙修得不够高,外头能进来避难的人还远远不够多。

升平街上依然有不少满脸惊恐的人在慌乱地跑着,他知道,河阳城内其实还有更多惊慌失措的人,现在他们可以做的,也只不过是能多救一个,就多救一个。

天空中依旧是黑压压的一片,人群疯狂地从外头涌入,可这个时候,偏偏还有人逆流而上。小非眼睁睁看着那个姓丁的客人把小小的孩子往他怀里一塞,丢下一句“帮我照顾他”,就从人堆里挤了出去。他的身影很快湮没在同样黑压压的人群里,小非认得他,是同阿相他们一起的,好像是叫“丁隐”的客人。阿相曾经同他说过要特别照顾那一家人,屋子里的帐子还是他给张罗着挂上的。

孩子虽然小,但很乖,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也没有哭闹,只是怔怔地盯着丁隐离去的方向。小非心里有些不忍,轻轻拍了拍孩子的后背。他觉得刚才丁隐离开的时候,那种眼神就好像再也不会回来一样。

铃铛脖子里的琉璃铃铛叮叮当当地响着,像是在替他呼唤亲人回来,但谁也不知道踏出这扇门以后,将要面对什么,又能不能回来。

一青一紫两道光柱从城中的两个角落冲天而起,穿过层层叠叠不断向下俯冲的妖魔的身躯,击碎了云层。

夕阳还未落下,明月已经升起,两道光柱分别击向夕阳和明月,仿佛也要将它们穿透。

阴阳交替,天道循环,万物生发,从无到有,从有到无。

光柱吸收着日与月的灵气,将整座河阳城作为地基,竟是展开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法阵。那些妖魔进入法阵后,身上邪气暴涨,变得更为凶残,很快城中各处房屋倾倒,尸体堆积,放眼望去一片肃杀。

河阳城外的一座山丘上,两个灰袍人静静地看着城中发生的一起。

他们中一人面沉如水,目光锐利,双手拢在袖中,头发披散在背后。另一人发髻高束,脸上戴着狰狞面具,负着两手。不是别人,正是鬼王万人往和他的谋士鬼先生。

从这座山丘上,可以清楚看见河阳城的情况。这场灾难自然是鬼王宗搞出来的,虽然费时费力,工程浩大,且冒着随时会被青云门发现的危险,鬼王还是下令让青龙和幽姬去城里布下了法阵。

八荒日月阵。

十年前,他曾在蜀山用过一次,为的就是找出赤魂石所在。十年后,他又将这阵法用在河阳。

他就不信找不出那赤魂石的容器。

月升日落,阴气渐盛而阳气愈竭,此刻,魔气吸收月之精华,阴邪逐渐达到鼎盛,最终暴涨满溢。

鬼先生不仅对旧书古籍十分有研究,也精通天文历法,河阳城今日将有日月同辉之象,也是鬼先生推算得出。若是错过今天,往后数十载也未必可见。而八荒日月阵在日月相交之时,方能发挥最大效力,将妖魔之力化生出千千万万倍。

赤魂石归根结底也是魔,以无数充满魔气的元神汇集而成,吸收天地间灵气得以聚气成形。只要赤魂石和它的容器在这河阳城内,便逃不出八荒日月阵的掌控,魔气必然升到极致,元神会控制容器肉身,化作血影邪魔,不仅可吞尽天上妖魔,也可噬尽万物生灵。

血魔遇强则愈强,杀戮之姿,足以撼动天地。也唯有控制住血魔,才能取得赤魂石,为己所用。

鬼王心里早已打好了算盘,这次若是不成,不过是赔上一城人的性命,对鬼王宗来说并无什么损失,况且河阳离青云山不远,青云门那帮迂腐的老头子又怎么会让河阳城里的人都死尽死绝,也好避免正面交锋。

至于城中那几个青云和天音的小子,自身恐怕都难保,尚不足为惧。

只可惜那个叫张小凡的年轻人。

鬼王微微摇头,他心里实是对张小凡颇有些兴趣的,但若是他过不了这一关,又怎么能让鬼王高看几分。

“张小凡,”鬼王喃喃自语道,“就让我看看,你有什么本事吧。”



-tbc-

热度: 21 评论: 3
评论(3)
热度(21)

寧靜致遠,安逸出塵 WEB:weibo.com/kaifengf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