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華 | Powered by LOFTER

[越苏隐凡霆峰]浮生三问15

猴年最后一更啦~各位新春大吉,明年见~





之拾伍

 

 

 

颜如玉的店铺内,人们忙忙碌碌地收拾着满地狼藉。

经过张小凡他们一闹,店铺早已关门,门外“今日打烊,明日请早”的大木牌被风一吹,拍在门上啪啪直响。

然而身为书肆老板的金瓶儿却始终没露过面。书肆上下似乎早已习惯这样的事,各人只管把书架复原,书籍分门别类放好,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存着为何会如此的疑虑。

自从多年前炼血堂被青云门铲除殆尽,颜如玉早就被鬼王宗收入囊中,成为河阳城内一处最重要的据点。如今鬼王宗一家独大,连万毒门的毒神、长生堂的玉阳子这样厉害角色也都不得不忌惮几分,何况两年前合欢派的妙公子又带着派众尽数投靠了鬼王,剩下不少籍籍无名的小门派也纷纷归顺。如此一来,鬼王宗势力更是庞大,金瓶儿也按鬼王安排,入主颜如玉,成了他的眼线。

金瓶儿推开一间屋子大门,屋内一张长榻,几把木椅,素色的幔帐悬在顶上,一股棋楠幽香萦绕四周。窗棂上雕着形态各异的梅兰竹菊,与窗前白玉镶的桐花树相映成趣,一个玄衣男子长发披垂,负手站在窗前。

金瓶儿见了他,立即躬身行礼道:“宗主。”

男子不是别人,正是鬼王宗一派之主,人称鬼王的万人往。

鬼王并未回头,只是沉声问道:“情况如何?”

金瓶儿恭恭敬敬答道:“回禀宗主,今日来了数人,有一人应是青云门下弟子,其余诸人皆乔装改扮,必定是有备而来。”

“哼,青云门。”鬼王轻蔑一笑。“几个晚辈后生,翻不起什么风浪,这几日你看紧些便是。”

金瓶儿应了,转身退了出去。

她甫一离开,从屏风后转出两个人来,一人步履沉稳,脸上戴着个狰狞面具,看不清容貌。另一人身材高挑,年纪很轻,眉宇间满是霜寒之色。这二人正是鬼王身边的重要人物鬼先生和青龙圣使,青龙待金瓶儿走得远了,向鬼王说道:“宗主,此处已被青云弟子发现,不若还是弃了,也好少些事端。”

鬼王回过身来,脸上表情平淡,只有一双眼睛隐隐露出阴狠神色。

他淡淡说道:“不妨事,发现又如何,就算道玄来了,我也不惧他。”顿了顿,又对青龙说道:“传令下去,让野狗和秦无炎明日一早就带人出发,兵分两路去寻神兽夔牛和饕餮。”

青龙领命道:“宗主放心,我必定挑选派中可靠弟子一同前往。”

谁料鬼王竟是摇头,淡然道:“此去让野狗领着先前炼血堂归顺之人一路,秦无炎领各派投奔鬼王宗之人一路,加上月前几个分舵那批办事不力,现下还在领罚的。寻找神兽之事若是成了,回来统统安排去总舵,每人发银钱五十两,各升一级。若是不成,也就不必回来了。”

青龙心下骇然,鬼王的狠辣手段他不是没有领教过,只是寻找神兽凶险万分,要深入南疆沼泽和北方苦寒地带。那夔牛和饕餮名为神兽,实则是上古凶兽,就算找到了,降服起来只怕也是要损兵折将,不知祭出多少人命。

可是鬼王这么多年苦心经营,处心积虑,就是要降服四大神兽,摆出四灵血阵来复活上古兽神,一统天下。如此重要任务,现在为何这样轻描淡写,却令青龙有些摸不着头脑。

鬼王似是看出青龙满腹的不解,面上平和了不少,语气也放缓了些,对他说道:“四灵之中,黄鸟烛龙都已在我手,夔牛饕餮早晚也是囊中之物。这次让他们先去探路,再做打算。况且现下有件更重要的事,需要你等替我分忧。”说着伸出手,在青龙肩头拍了一拍。

青龙有些惶恐,几乎一躬到地。“但凭宗主吩咐。”

鬼王声音低沉,一字字说道:“你可听说过赤魂石?”

“四灵血阵到底是什么东西?”阿相房中聚集了数人,热热闹闹地讨论着。

一提这个,曾书书就来了兴致,他平日最喜钻研阵法和偃术,闲时除了做他的偃甲动物和机关,就是在青云的藏书阁里到处寻各种阵法来看。阿相这么一问,曾书书眉飞色舞地说道:“我跟你说,四灵血阵可是不得了,要降服黄鸟、饕餮、烛龙、夔牛四个上古神兽,以血池养之,辅以特殊阵法,就能激发出神兽强大的妖力,如果运用得当,甚至可以毁天灭地。”

此话一出口,众人全都沉默了。曾书书自觉有些不妥,小声说道:“不过要集齐四大神兽,还是很难的,都是上古凶兽,哪有那么容易。”

林惊羽说道:“我曾听师父提过,鬼王宗内已掌握了黄鸟和烛龙两兽,恐怕下一步,鬼王宗就要去寻找余下的夔牛和饕餮。”

曾书书挠了挠头,说道:“其实更厉害的还是兽神吧。相传兽神诞生于十万大山中,妖力强大无比,呼出的气都是毒瘴,寻常人闻一下就会全身腐烂而死。它所过之处,所有的飞禽走兽都会妖化成吃人的怪物。当年兽神现世,天下大乱,数以万计的无辜生灵惨死。多亏巫族的圣女玲珑以血为祭,将它封印起来,自己也化作一尊石像,千万年来始终守护着封印。”

张小凡一直仔细听着,此时开口问道:“书书,依你和惊羽在地下洞中所见,这次魔教潜入河阳,和复活兽神有关么?”

曾书书想了想道:“之前我爹说过,当年兽神曾留下三滴兽血,后来兽血分别被鬼王宗、万毒门和长生堂所有。万毒门的老毒怪拿来炼了蛊虫,长生堂的玉阳子用兽血驯养了血虫,剩下鬼王手中的兽血却始终未曾有过动作。”

林惊羽接着道:“鬼王此人老谋深算,这次恐怕来者不善,不如先将此间情况报与师门知晓,看看掌门和首座有什么安排。”他看向众人,脸上严肃起来。“如果鬼王真的要复活兽神,只怕我们在这里还有几场硬仗要打。”

“赤魂石?”青龙曾在典籍里见过这三个字,但是搜肠刮肚了一番,除了这个名称以外,似乎并没有十分立体丰满的概念。鬼先生微微一笑道:“赤魂石未曾现世已有数百年,你不知也是情理中。”

这鬼先生在鬼王宗里虽无职位,可上下皆知他乃是鬼王谋士,又熟知各类典籍,地位其实仅次于鬼王,青龙对他也是又敬又畏,深施一礼说道:“请先生赐教。”

鬼先生笑道:“赐教可不敢当,只是赤魂石蛰伏几百载,世人恐怕早就遗忘了。”他负手踱步,一边又道:“赤魂石乃是上古时期,由蚩尤及蛮族勇士元神所化,是练武之人心心念念所求至宝,如能得赤魂石修炼,必定可以扫平天下。更有一说,得到赤魂石的人不仅能够使修为达到巅峰,更可长生不老。”

“但是,倘若得到赤魂石的人心性不坚,就会被其本身魔气所染,成为只知杀戮的工具。所以它的历任主人不是被魔气感染,嗜杀成性,就是被前来争夺赤魂石的人杀死,从无一人可得善终。直到太清道人取之破魔得道,方平息纷争。太清在蜀山之巅创立蜀山一派,凝蜀山灵力封存赤魂石,世代守护。”

“数百年后,蜀山派中出了叛逆之人,赤魂石因此异动,遗落民间。而它本身虽具有无穷力量,却必定要依附躯体才能发挥,于是便在世间寻找合适人选。据典籍记载,赤魂石寻到一个六星之子作为容器,当时的蜀山掌门费尽心力,终于找到那六星之子并收于门下,最后不知用了什么办法,将赤魂石连同六星之子重新封入蜀山。自此之后,世间仿佛从未存在过赤魂石一般,再也没有半点消息,连蜀山派中也没有留下详细的记载。如果不是十年前,我偶然得到一本羊皮古卷,其中记录了一些详情,只怕也是毫无头绪,摸不到门路。”

青龙听得入神,鬼王信步走到榻前,整衣坐下,缓缓说道:“十年前我曾与鬼先生去蜀山探过,并以八荒日月阵法尝试解开蜀山内隐藏的封印,试图找到赤魂石,然而似乎并没有奏效。”

鬼先生说道:“今日那几个小子来书肆一闹,却教我不经意中以伏龙鼎探到赤魂石特殊的戾气与魔气,原本只是在此用血阵炼化妖兽,以备不时之需,这一来倒是无心插柳,说不定十年前的八荒日月阵确是引动了赤魂石也未可知。”

鬼王拢了拢衣袖,“如此看来,或许是成为赤魂石容器之人就在河阳城内。兽神复活之事是急不来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那个身怀赤魂石的人,再将赤魂石取出来。”

青龙立即说道:“属下愿为宗主效犬马之劳。”

鬼王道:“具体事情都由鬼先生主持,你只需看好那几个来捣乱的小子,免得他们坏我大事,其他我自有打算。”

青龙应了声“是”,转身出去布置。鬼先生向鬼王望了一眼,鬼王慢悠悠地说道:“先生放心,这边的饵也已放了,青云那边自有内应替我们办事,只要赤魂石真的在河阳,量它也无处可逃。”

一日之内,鬼王宗上上下下开始了紧锣密鼓的行动。

张小凡林惊羽那边自然也没闲着,几人俱是向师门禀告了详情,很快各峰首座的回音纷纷而至。曾叔常和水月只是嘱咐曾书书和陆雪琪小心行事,林惊羽收到苍松传信却告知了魔教集结教众大举北上和南下之事。阿相也收到师父普泓消息,天音阁已会同焚香、青云和其他正道门派,分两路拦截魔教,让他们几个守住河阳,按兵不动。

田不易的传书也到了张小凡手中,大意是复活兽神一事,青云早就有所察觉,如今鬼王既然行动,青云自是带领天下正道之士前往阻止。此次青云、焚香、天音等都派出不少精锐,务必在魔教找到神兽前破灭鬼王的阴谋。然而鬼王还未现身,田不易让张小凡等人继续留在河阳,监视魔教的一举一动。

正魔两道,已是剑拔弩张,河阳城的百姓们却并不知晓,街头巷尾依旧热闹非凡。再过几日就是中秋节,各家店铺早已是张灯结彩,鲜果月饼摆上了柜台,背着竹篓卖糖葫芦和桂花糖的货郎也多了起来。

人们总是以为美好的日子里只有美好的事情,然而山有阴,月有缺,人间也不乏血戮杀伐,以命相博。



-tbc-

热度: 24 评论: 2
评论(2)
热度(24)

寧靜致遠,安逸出塵 WEB:weibo.com/kaifengf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