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華 | Powered by LOFTER

[越苏隐凡霆峰]浮生三问7

隐凡部分大多取电视剧设定【小说是什么能吃吗】,私设依旧多如大天狗身上的羽毛~

有些角色没有就是没有咯,比如没有碧瑶,没有碧瑶,没有碧瑶【但是可能会有她爸】~

 




 

之柒

 



斗转星移,沧海桑田,百年千年似逝川流水,白驹过隙。

时间就像一块巨大的海绵,吸走了人们的记忆,吸取这个世界的全部。这时,世间已无陵越,亦无百里屠苏,天墉之名也早已湮没于尘土之中。世人不再记得曾有一人背负煞气之苦,以一己之力救苍生于水火,也不再记得曾有一人为了一份执念,一次承诺,空守七十六年,却终生无悔。

蜀山之巅。

多年炼化压制,赤魂石终究还是免不了成为人间祸患,如今也许只剩下一个选择。

蜀山派掌门诸葛驭我看着恭恭敬敬跪在面前的丁隐。

这个被赤魂石选作容器的少年,天下有多少人对他充满羡慕,又充满了恨意,而对他来说,自己的命运从出生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注定是悲剧。

诸葛驭我仿佛轻轻叹了口气。

丁隐没有抬头,可他就是这样觉得。

掌门同他说,为今之计,若是将他封于蜀山的虚空幻境,或可保天下太平。

他还是个少年,对世间之事懵懂多于清醒,但他也不愿别人同他一样,遭受失去亲人的痛苦。

“我本来什么都不知道,是蜀山教会我什么是正道,什么是正义。”他说,“如果把我封印能够救天下人,我愿意这么做。”

诸葛驭我真的叹了一口气。

他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可是要在天下人和蜀山弟子一人之间作出抉择,他依旧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前者。

“丁隐,你跟我来。”

蓝衣少年站起身,跟着蜀山掌门走出神殿。

他们要去蜀山深处,一个从来没有人烟,没有声音,甚至没有时光的地方。

时间对那里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走出神殿的一刹那,丁隐抬头望向天空,纯净的蓝色,轻浅的白云,并不刺目的阳光。

大概是最后一眼了,他想。

而这一眼过后,又是数百年。

当年盛名一时的蜀山派,也早已变成竹简上的一行行墨迹,唯有赤魂石这个名称依旧流传在正魔两道。江湖上人人皆知赤魂石之力惊天动地,谁能得到它就能一手遮天。但数百年来,自从蜀山派诸葛驭我与魔教一场恶战后,赤魂石便失了踪迹,如今也已成为一个无法企及的传说。

人与事终究逝水流,这天地间万载不变的,恐怕只有正与邪、善与恶、情与爱、贪与欲。

草庙村。

这座建于青云山脚下的平凡村庄便如它的名字一样,朴实无华,安宁祥和。

“兔子!”一只灰毛野兔在草丛间悠闲地吃着草,并没有注意到身后早有一个少年紧紧地盯住了它。

那少年蹑手蹑脚地跟在兔子不远处,不时从半人高的杂草后探出头来,看着那兔子缓慢地向前蹦跳。这兔子他盯了快半个时辰,好不容易盼到它停下享用美食,少年心中喜不自胜,那今日就烦劳你成为我的盘中餐了。

兔子顺着山道一路向前,少年就这样一直跟着向前。走着走着,兔子不动了,少年又等了一会儿,兔子依旧没有挪地方,他心中大动,猛地从杂草后扑了上来,准备将那兔子按在地上。

谁知它警醒得很,少年双手还未到,兔子早已一个健步窜了出去。少年一下扑空,反而更来了精神,大喊一声“你别跑”,跟着追了过去。

野兔受了惊吓,哪里肯停,一路狂奔而去,少年眼看它越跑越快,越跳越远,心里着急起来。

正当他又一次打算扑上去的时候,一个人影嗖地一下从面前闪过,一把拎过那野兔,拢在怀里。

少年吓了一大跳,差点跌了个跟头。人影停了下来,站在不远处望着他。少年定睛瞧去,却是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人,头发只束了一半,穿着件浅蓝的窄袖布衣,笑吟吟地看着自己。

那人挎着斧子,背后还背着土制的弓箭,像是山间的猎户,虽然一身粗布衣裳,面容倒是十分英俊,眉宇间英气逼人,一双眼睛黑得像两颗宝石。

“你、你是谁?为什么抢我的兔子!”少年指着他怀中的野兔质问。

那猎户笑嘻嘻地说:“这兔子原来是你家养的么?我还当是山间的野兔,失敬失敬。”言语间却连一点“失敬”的意思都没有,满是调侃。

少年气极,却又说不出反驳的话来,突然伸手去抢对方手里的兔子。没想到那猎户身手敏捷,轻轻一让就躲开了。

少年倔脾气立时上来,嘟着嘴伸着两只手拼了命地去抢,猎户左躲右闪,好像玩闹一般,堪堪从他的手指缝里溜了开去,最后用两根手指轻轻一推少年的肩膀,正好推了个顺风顺水。少年本就是作势向前,这一下直摔得脸朝下,幸好地上杂草柔软,并未受伤,只是蹭了一脸泥土草屑,伸手一抹立时成了一只大花猫。

猎户哈哈大笑,似乎极其有趣。少年翻身坐在地上,仍是噘着嘴,说道:“不玩了不玩了,你那么厉害,为什么还要和我抢兔子。”

猎户抱着兔子蹲在他旁边,笑眯眯地说:“当然是拿来吃。”

少年无言以对,只是气鼓鼓地想了半晌,才憋出一句“我也要吃”。

结果自然是二人找了块避风的地方,拾柴烧火,猎户将兔子料理干净,动作麻利地烤了起来。不一会儿肉香四溢,少年看着他熟练地拿出一小瓶佐料撒在肉上,一阵阵奇特的香味立刻飘出老远。

猎户递给他一条兔腿,少年顾不得烫嘴大嚼起来,他只觉得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烤兔肉,只塞了满嘴,连个“谢”字都忘了讲。

猎户一边慢吞吞嚼着,一边上下打量这个少年,虽然方才弄了一脸泥灰,但细细看来,少年肤色雪白,一双眼眸黑白分明,满脸的纯真稚气。此刻吃得腮帮子鼓鼓的,脸圆圆的像个包子,甚为可爱。

“你叫什么名字?”猎户又撕了一块兔肉递给他。

少年还在吃着,声音含糊:“我叫张小凡。”

张小凡……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名字。

看他的打扮应该是草庙村里的人,乡野少年,一介凡人,还真真是当得这个凡字。

张小凡看他不语,反问道:“那你呢?”

猎户笑了笑,说道:“告诉你也无妨,我叫丁隐。”说着用一截干柴在泥地上写了出来。

张小凡只觉得这个名字挺特别,却并未多想,心想丁隐看着应当比自己大个两三岁,便说:“丁大哥,谢谢你的烤兔肉。”

丁隐笑着问道:“怎么,夺兔子之仇不讲究了?”

张小凡摇摇头道:“要是被我抓了,肯定做不出这么好吃的烤兔肉。”

丁隐被他的样子逗乐了。“下次我教你。”

“真的吗?”张小凡听得眼睛都在放光,好像吃东西对他来说是天大的事情。

“当然,反正我就在附近山上住。”丁隐指了指身后的山坡。“你是草庙村的吧?以后我来找你。”

“好啊好啊!”张小凡欢呼雀跃,仿佛捡到了宝。

直到把一整只兔子都吃完,张小凡心满意足地对丁隐说:“丁大哥,我要回家了,今天谢谢你。”

丁隐用脚把地上自己的名字抹去,点了点头说道:“日后再见。”

“再见!”张小凡连蹦带跳,一路跑回村里,边跑边回头向丁隐招手,一直到丁隐的人影变作小小的黑点。

当然,张小凡想不到的是,再见丁隐时,这个平凡无奇的村庄将迎来一场灭顶之灾。

 


热度: 21 评论: 1
评论(1)
热度(21)

寧靜致遠,安逸出塵 WEB:weibo.com/kaifengf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