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華 | Powered by LOFTER

[越苏隐凡霆峰]浮生三问

越苏、隐凡、霆峰rps

游戏、电视剧、私设多如牛毛,不要在意

 

 

 

 

炉火明明灭灭,袅袅的白雾从杯中缓缓升起,弥漫,四散。

“有何疑问?”

对面的人分明是摇了摇头。

“不知道。”

白雾中的人莞尔。

“那就饮茶吧。”

青瓷茶壶微微倾斜,茶汤从圆润的壶嘴中汨汨流出,落在同是青瓷质地的斗笠杯中,旋了数圈,渐渐平静。

茶如酒。

“不如我说故事给你听罢。”

那人饮了一口茶。

“好。”

 

 

 

之壹

 

“我未曾收徒,”紫胤看着跪倒在地的年轻人,“你所说之事,我不能得之。”【注1】

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弹指间,倏忽近百年。

若说将那韩云溪收为弟子,是因缘际会,他那大弟子陵越,却是无端端送到面前。

紫胤原本并无收徒之意。

可看到那孩子的一瞬间,不知为何,百年前跪地行礼的年青人又出现在眼前。一身孤独,灵气满溢,却充盈戾气,面庞上依稀还存着些少年模样,神色已是如披霜沥血数十年,眼眸中不时露出悲戚之色。

既是悲天悯人,亦是感怀身世。

然而如今,那爱喝酒的青衣道友,和他那个藏了无数心事的徒弟,早已灰飞烟灭,不复存在。

紫胤已是仙身,本不眷恋凡尘俗世,对生死也淡然处之,却不想见了陵越这孩子,心中竟然起了牵念,便不再多言,领了他与掌教真人分说。

一晃,又是数年光阴。

天墉城高耸在巍峨的昆仑山间,由山下望去,半峰处云雾缭绕,偶有模糊可见的琉璃砖瓦,自云雾中露出些许边角,飞檐斗拱,瑞鹤麒麟,一派庄严肃穆。百姓都说山上住的是神仙,个个丰神俊朗,寿数弥久,每至人间遭逢劫难,仙人们便会下得凡间,降妖除魔。

这一日,一位白发蓝衫的道人带着个少年模样的小道人顺着山道蜿蜒而下。少年道人一身紫边白衣,轻纱外罩,淡紫色的丝绦随着双脚前进在腰间悠悠摆动。这少年长得端正,剑眉斜飞入鬓,一双眼睛明亮如星,身材瘦长挺拔,年纪尚小,已是谦谦君子风姿。

前头那位白发蓝衫道人,更是道骨仙风,好似不食人间烟火,全无半点俗尘杂质。

二人一路无话,一个走,一个跟,也未用什么仙家法术,只是一步步地走下山来。

少年道人忽然开口道:“师尊,我们为何不御剑下山?这样走法,恐怕再走上七八个时辰才能到。”

白发道人停住脚步,并未回头,只是开口缓缓说道:“做人须得脚踏实地,如每到一处都御剑而行,又怎知双脚沾地是怎样滋味。”说罢,又向前走去。

少年道人在他身后恭敬道:“陵越谨遵师尊教诲。”默默跟上,再未开口。

此次下山,陵越跟随师父紫胤真人前往乐都,只因一月前乐都遭受天灾,百姓流离,天墉城派下数十弟子下山赈济灾民,派米发衣,又以天墉道术和南疆偃术助百姓重建家园。眼看一月过去,掌教真人涵素事务缠身,托请紫胤代为下山查看。

果然又行得七八个时辰,直到天色完全暗了,师徒二人才来到乐都县内。

大灾过后,土地贫瘠荒芜,虽有天墉弟子相助,各村寨房屋恢复了十之七八,但毕竟之前元气大伤,各人脸上皆有苦楚之色,不复旧日富足繁华光景。

这番景象要是让屠苏见了,恐怕少不得又是无限伤感。

陵越心中想着,脚下不停,随着紫胤在各村中转了一圈。屠苏虽说已将前尘往事几乎忘得干净,但乌蒙灵谷被屠,他多少还记得,有时午夜梦回,梦魇缠身,常要磨着陵越陪伴才肯入睡。后来陵越索性把床铺搬去屠苏房中,起初一年少不得要折腾半宿才得安睡,不得已,陵越与屠苏约法三章,每日睡前同他讲个故事,故事听完,必要熄灯就寝,不许再胡闹。屠苏先是不答应,再三张望,发现陵越已是认真起来,最终乖乖投降,只说道:“一切都听师兄的。”

从此,陵越变着法地与屠苏说故事,有些是从藏经阁典籍中看来的,有些是师尊以前闲暇时随口言说。桩桩件件,屠苏倒是听得十分仔细,每每听完,也不开口,只是爬下床去吹熄了灯,再摸着黑爬回被中,一会儿便鼻息微鸣。

因身具焚寂煞气,恐伤及同门,又不愿将屠苏身世使太多人知晓,屠苏自入门后,一直在后山修习剑法。紫胤闭关时,陵越就代师尊传授屠苏技艺。师妹芙蕖、师弟陵端生性顽皮,偶尔会偷偷溜来后山打闹,芙蕖与屠苏处得甚好,反倒是陵端,不时招惹屠苏,好似其乐无穷,又常常去而复返。陵越少不了同掌教真人“告状”,亦实属无奈之举。

想到几个孩子间那些混事,陵越不禁笑了笑,真是不让人省心,他想着。

而他却忘记了,自己也不过还是十六七岁年纪,本不该同个大人一样,整日忧心这,担心那。

又转了两个多时辰,几乎将乐都转遍,此处赈灾修房井然有序,并无半点不妥和疏漏。紫胤带着陵越进了天墉弟子安排好的房间,师徒二人这才歇息下来。

陵越为紫胤斟了茶,便垂手站在身后。紫胤说道:“累了一天,不必拘束,坐下罢。”

“是。”陵越行礼,落座。

紫胤脸上依旧是风轻云淡,不见喜怒,只是端起茶饮了。其实在临天阁时,师徒三个有时也会如这般,对坐无语,早已习惯。旁人若进来,只怕是要吓一跳,还当是发生什么大事。只不过紫胤本不多言语,陵越素来沉稳,屠苏初来时虽然仍是小孩心性,但毕竟遭逢大难,又身负煞气,少与同门往来,时间久了,也如师父师兄一般,只做一个闷葫芦。

直坐到月转星移,夜色渐浓,紫胤才道:“早点歇息,明日尚有一事,须得你替为师办妥。”

陵越道:“师尊吩咐,徒儿定当尽力。”

紫胤说道:“乐都向北十里,有山名为红林山,当地人称为小酆都。山中有一物名唤尘心,传说有妖魔看守。你去山中寻着尘心,带回天墉城。”

“是。”陵越应声,却忍不住问道,“师尊,不知这尘心有何用处。”

紫胤伸出手,将缠住陵越发间的束发丝绦抚平,面上虽严肃,目中却多了关怀之色。

这个平白捡来的孩子,已经长成有担当的天墉城大师兄,被同门弟子敬仰,被各位长老器重,做事也愈发沉着老练,总有一天,天墉城的时代将属于他。

他虽然与当年跪在面前的少年人容貌极似,却已不必背负身世之苦,不必承受彻心之痛,若能一生平安顺遂,也是福分。

陵越见师尊难得有些失神,想是勾起了旧事,心中有了暖意。在别人看来,执剑长老不苟言笑,又是仙身,难以亲近,他和屠苏却知道,师尊心软得很。

“那尘心,或可抑制屠苏身上煞气,也未可知。”

一句话令陵越心中一惊,若真能如此,屠苏应可少受苦楚,甚至从此与常人无异。他凛然道:“陵越必定不负师尊所托。”

紫胤又何尝不知陵越心思,只低声嘱咐:“明日万事小心,歇息去吧。”

翌日,紫胤先回山去了,离开一日,始终是放心不下独自留在临天阁的屠苏。陵越送别师尊,转身向北而去。

【注1】古剑奇谭二代游戏的男二夏夷则,一直有一张和陵越十分接近的脸模,在二代游戏中也有支线交代紫胤与夷则的师父清和及太华山南熏相识,紫胤以南熏秋水剑不适合她为由,硬是开了张口头白条给拿走了,有开玩笑叫紫胤“骗剑真人”,电视剧出来藏剑阁我们几乎笑翻。顺便说,秋水剑在古剑官方手游莫问初心中,是陵越掌门的佩剑,所以他一百年了就没还。一直觉得夷则的脸和陵越一样,大概是企划和美术想给这张脸多一些表情,也多一些感情吧。这个梗想了很久,终于给我用上一下,不过夷则和本作cp没有任何关系。紫胤说的“我未曾收徒”这半句话,出自《海阔山遥》。


热度: 53 评论: 5
评论(5)
热度(53)
  1. 不离。炎華 转载了此文字

寧靜致遠,安逸出塵 WEB:weibo.com/kaifengf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