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華 | Powered by LOFTER

[搬我自己的旧文]浅谈温书中的诗意

原文写于2007年9月。正巧微博上看到关于武侠小说中人名的问题,猛然想起自己还写过这个,原文我都没有,只好上百度找,居然发现还被转载过,善哉善哉[笑]只是看了一遍,觉得当年在学校里真的挺能忽悠的,现在已经没这样的心境和文笔了,人生的退步啊~~~~~~~


正文如下:


有人说,温瑞安写到说英雄系列,已经江郎才尽,所以《群龙之首》中群雄大战关七才会从“破体无形剑气”一直写到“气”,而关七的失踪,众说纷纭,有的指那是飞碟,有的猜那是现代客机,还有孙青霞的“腾腾腾”,那不就是机关枪的改造么?凡此种种,在温书中还有许多,就不一一例举。 
温大的这些极具想象力之情节场景人事物体,见仁见智,喜欢的人觉得那是文字的舞蹈,是幻想的巅峰,不爱的人觉得那是胡言乱语,凑凑字数。 
这令我想起古龙的小说《天涯·明月·刀》。 

“天涯远不远?” 
“不远!” 
“人就在天涯,天涯怎麽会远?” 
“明月是什麽颜色?” 
“是蓝的,就像海一样蓝,一样深,一样忧郁。” 
“明月在那?” 
“就在他的心,他的心就是明月。” 
“刀呢?” 
“刀就在他手!” 
“那是柄什麽样的刀?” 
“他的刀如天涯般辽阔寂寞,如明月般皎洁忧郁,有时一刀挥出,又彷佛是空的!” 
“空的?” 
“空空蒙蒙,缥缈虚幻,彷佛根本不存在,又彷佛到处都在。” 
“可是他的刀看来并不快。” 
“不快的刀,什麽能无敌於天下?” 
“因为他的刀已超越了速度的极限!” 
“他的人呢?” 
“人犹未归,人已断肠。” 
“何处是归程?” 
“归程就在他眼前。” 
“他看不见?” 
“他没有去看。” 
“所以他找不到?” 
“现在虽然找不到,迟早总有一天会找到的!” 
“一定会找到?” 
“一定!” 

这一段契子,但凡看过的人,都无法忘怀。天涯,明月,刀,傅红雪,明月心,蔷薇刀。傅红雪是天涯边的浪子,明月心是蓝色忧郁的女人,蔷薇刀是皎洁寂寞的武器。何处是归程?你又可曾看到? 
古龙为了写一部诗武侠,造就了这篇小说。 
但结果呢?他又是否找到了归程? 
结果只能是:褒贬不一。 
有人喜欢,很喜欢。 
有人讨厌,很讨厌。 
窃以为温大的小说也有这样的处境和遭遇。 
看了温书后,感觉作者是一个易受外物影响的性情中人,喜用身边经历融入小说。笔触细腻,如读诗词,如入梦境,美到心弦处扣动想象深层的琴音。这与温大在诗词和散文方面的喜好与功底密不可分。若不论情节,但看人名、书名、章回名、兵器名,就可窥见一二。 
人名: 
苏梦枕,白愁飞,温柔,温晚,雷纯,狄飞惊,方应看,许天衣,这些是《说英雄》系列里的; 
成崖余,铁游夏,崔略商,冷凌弃,诸葛正我,温约红,燕赵,凌小刀,凌落石,这些是《四大名捕》及《少年四大名捕》系列里的; 
戚少商,息红泪,唐晚词,雷卷,赫连春水,秦晚晴,沈边儿,这些是《逆水寒》里的; 
萧秋水,李沉舟,柳随风,赵师容,这些是《神州奇侠》系列里的; 
方振眉,这是《白衣方振眉》里的。 
例举了这许多,只是其中一部分,其他的若是统统写出来,恐怕几页都不够。单看以上几个: 

苏梦枕—— 
苏,是温柔水乡的姓,比如苏轼,苏小小,苏蓉蓉,很多作者喜欢用这个姓氏来描写温和淡然,美丽恬静的人,而这个字念起来也是轻轻巧巧,不着力,略高了半个声调,柔柔的,仿佛同它有关的莫不与美相连。 
梦是空,更是美,柔,丽,艳,惊,惧,恐,慌。梦什么都是,也什么都不是。 
枕,入梦时,枕头是最亲密的情人,好的枕头或可带来美梦。于是,苏梦枕即是个美妙入心扉的名字。当你见他病重,被白愁飞狙杀,被雷纯下毒,最后迫杨无邪杀他。“独立三边静,轻生一剑知。” 
梦之静,莫过于枕可知。苏梦枕对一切都看得清楚,唯独放不开“兄弟”二字。这未尝不是温大自身的写照和个性,在文字的映衬下升华为艺术。苏梦枕就算是个叱咤风云,名动京师的风雨楼楼主,也有一颗温柔如水乡碧波涟漪的心。 

白愁飞—— 
想飞之心,永远不死。他一生所愁所求,即是“飞”。飞上枝头作凤凰?不!他要主宰所有树和鸟,他说谁是凤凰谁便是,这才是他的抱负,他的理想。 
爱极了那句“想飞之心,永远不死”。 
白愁飞是一个代表,代表了一种人性,永远向上的人性,追求高层次的完美。他又不乏良心,最终仍是放过了温柔,临死前也对着昔日的大哥苏梦枕遥遥一跪,唱一句“我原要……”。他俊秀白衣清冷,傲气铮然,如果不是为了野心而残忍、背叛,绝对可以成为一部书的正面男主角。可惜,他叫幻想迷失了本性。 
但回头想想,愁飞愁飞,究竟是哀愁飞走了,还是愁怨自己飞不起来,抑或是为飞的事情发愁? 
个人以为苏梦枕也好,白愁飞也罢,终究都是个孩子。他们有执著着的事物,一生都不肯放下,哪怕为此丧命也在所不悔。他们都让人怜惜,疼惜,死亡留下的不是赞扬和批判,只有一丝淡淡的无奈。 

方应看—— 
应看应看,应有断然之感,看是四声,重重一顿,方,应为平声,缓缓吐出,一看而破。如此蕴霸道于平淡,外表不显山露水,关键处却一锤定音。这名字起得甚好,天下英豪,应看京师,京师群雄,应看我!方小侯爷端得好名。 

成崖余,铁游夏,崔略商,冷凌弃—— 
很多人说这四人的名字不好听,拗口,不过看了几遍以后,我却喜欢上了这四个名字。 
成崖余,崖有悬崖之说,余有残余之意。他本就身世漂零,本就是从危险的悬崖边被敌人遗漏的孩子。诸葛给他起名无情,他心中实是多情,唯有那个“崖余”才是真的,带一点依恋和荏弱,不像无情这个名字,硬生生地拒绝一切。 
铁游夏的名字令我想到那句诗:去夏正好轻衫笑。铁是正气,太刚烈,太强硬,游夏两字解了这份尴尬,添了许多闲适,恐怕这是诸葛,也是作者希望他能放松一些,不要太执著不阿,能游于夏,出入随性随意吧。 
崔略商的名字取自“商略黄昏雨”,妙就妙在改“商略”为“略商”。商字太沉,不合追命沧桑戏谑的性子,而有了“略”字,轻了许多,如饮酒。 
冷凌弃三字从书中看,应是指他为惊怖将军凌落石之子的事情,个人认为凌落石虽不是好人,名字倒还不错,水落石出,这算是他装了半天好人终究还是要被揭穿的暗示吧。 

温约红—— 
岸边芍药相约红。 
芍药并不珍贵,却以一身红艳映美了江水。温约红出现在《少年冷血》中,面目清秀,人到中年,才华满腹(追命的名字崔略商据说就是他给起的),却又古道热肠,拼了性命保护冷血小刀小骨。他最终是死了,长长的剑喝出了心中长长的疑问,数十年前的悲歌,唱得久了,也只是耳畔轻吟,但数十年前的情,等得久了,反而成了不可磨灭的东西。他死前还微笑着安慰受辱的小刀:我还没等到她,怎么能死? 
温约红死了,死得无比壮烈。并非他的死有多重于泰山,只因他的义所当为,无怨无尤,只因他的温润,他的痴心。 

戚少商,息红泪,唐晚词,雷卷—— 
这几个名字是几乎令我叫绝的。 
红烛清泪,少商几多愁苦。两人情之眷,爱之深,心有灵犀不点也通,最终却因此分开。这分开仿佛成了必然,也是自然。戚少商是作者,息红泪是他曾经的爱人,天上地下,只有他们有资格写就这一绝唱和遗憾。心伤人哀,却无泪了。 
书中说唐晚词如晚唐的诗卷,艳美高雅,又带着淡淡愁绪。词卷词卷,晚词终要成卷方可流传百世,唐晚词的归宿,也自然是那个裹着毛裘,瘦弱坚强的雷卷。 

萧秋水,李沉舟,柳随风,赵师容—— 
江湖秋水多。萧秋水在江湖中,命运坎坷,从一个涉世未深的小伙子成长为一代大侠,这一泓秋水留给他的太多太多,留给我们的也太多太多,多得不堪回首,却又不忍不回首。 
破釜沉舟。这是大人物大英雄才有的气魄豪情。李沉舟毫不避讳地握住一个“权力帮”,真正的大权在握。只有这种人才能成就霸业。 
柳随风。柳枝随风而摆,却不为风所折。优雅至极的柳五公子,虽然周旋于乱世纷纷,又因为一个赵师容,还是随风了。这是率性。率性的人只为自己,不为别人,没有大侠的正气,有的只是小我,但这种人最是真实最是可爱。人皆有私,何来那么多侠之大者? 
赵师容是个出色的女子。她的名字看来普通,但宋词人中有一人名为赵师秀,乃秦王赵德昭后裔,写过“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的名句,不知两者间是否有关联。 

方振眉—— 
有人把方振眉和古龙笔下的楚留香相提并论。白衣飘飘,振眉一笑,何等潇洒。 

书名、章回名、兵器名: 
温大的书名章回名多含有现代诗的意味,刀丛里的诗,杀了你好么,江湖闲话,逆水寒,温柔一刀,一怒拔剑,惊艳一枪,伤心小箭,朝天一棍,小雪初晴,文辞巧妙者众。虽然也有些令人无法探究其含义,有些摸不着头脑的,但绝不可忽视好的那部分。 
兵器名也很多。红袖刀,挽留剑,这两个可算是经典。苏梦枕握红袖刀,心善刀柔,王小石执挽留剑,剑多情人亦多情,由此可见作者的文字功底。 
读温书的时间不长,所见所想也浅显,只拿出来和大家讨论。 

评论

寧靜致遠,安逸出塵 WEB:weibo.com/kaifengf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