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華 | Powered by LOFTER

[霆峰][非rps]我的爱人是野兽6

从本章节开始,推荐BGM有借有还。和歌词没有任何关系,单纯只是觉得音乐比较合适吧。



6  降临

 


简单平凡的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除了每天需要记录一些身体数据,和不需要上班以外,阿峰的日常生活已经和以前没什么太大的不同。


家里只是多了些血压计和笔状的采集器,每天早上起来,阿霆就像医院里的医生一样,给阿峰做一次十分简单的体检,把各项数据通过电脑传送给沈楚。只要沈楚那里没有新的指示,他们一天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


如果要说不同,最大的不同大概就是,阿峰的生活里多了阿霆,阿霆的日子里,有了阿峰。


有阿霆在身边,阿峰睡得很踏实,经常会睡睡懒觉,赖赖床。


不行的,八点前要把数据送过去,小懒猫快起来。阿霆用两根手指去捏阿峰的鼻子,阿峰把脸埋进被子里,发出呜呜的抗议声。


他把胳膊伸得长长的,整个人贴着床翻了一个面,阿霆把他的身体扳过来,用早安吻解决了这个小麻烦,然后给睡眼惺忪的阿峰量血压和体温。


阿霆做的饭其实并不好吃。


他做饭的水平大概只能维持在弄熟且吃了不会生病,仅此而已。不过阿峰好像不是太在意,阿霆做的每一顿饭,他都吃得很香甜。偶尔阿峰也会下厨,当然他的厨艺也只不过是比阿霆好那么一点。


就那么一点点。


偶尔他们会叫外卖,但大部分时间还是很愿意自己动手解决。


也许是因为他们心里都明白,这样的机会,可能真的不太多。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阿峰的身体状况几乎恢复到回国前的状态了。无聊的时候他也会拿起笔,在纸上做一些服装设计的东西,阿霆则总是饶有兴致地看着书,陪着他,或是给他一些建议。


阿峰说,以后我们可以开一家服装店,每种衣服只做一件。阿霆说,不好,我要你卖给别人的衣服都是一样的,唯独给我做的,是不一样的。


阿峰把靠垫扔了过去,贪心。


阿霆笑嘻嘻地接过靠垫,仍然拿过来给他垫在腰后。我不贪心,我只要你一个。


做晚饭的时候,阿霆正系着围裙在厨房忙碌,忽然两只手从背后伸过来,紧紧扣在他腰间。阿霆用余光看了一眼像一只猫一样不安分地扭动着爪子的阿峰,任由他用脸在自己背后蹭来蹭去。毛茸茸的头发扫过脖颈之间,有些痒痒的,阿霆忍不住噗嗤一下笑了出来,哈哈大笑,好像听到了全世界最有趣的故事。


你再这样,晚上没饭吃。


阿峰发出含含糊糊的声音应了一声,那就吃你。


阿霆回头,做出很凶恶的表情,你吃我还是我吃你?


背后的脑袋拼命摇了起来,我吃你。


阿霆转过身,用手去挠阿峰的胳肢窝,阿峰笑着逃走,却被阿霆一下子举起来扛在肩上。


你讨厌,放我下来。


怕什么,又没人看。


阿霆把手脚乱刨的阿峰扔在床上,陷进一堆软绵绵的被子里。


你刚才说我讨厌。他把阿峰牢牢压在身体下面,用牙齿咬他的嘴唇。


阿峰的嘴唇,让阿霆想起很多年以前在日本读书的时候,校园里盛放的樱花的颜色。


没……没有,阿峰小小地挣扎了几下,很快就放弃了。


真的没有?阿霆才不会饶过他,这个把人的心勾得痒痒的小坏蛋。


阿峰很乖巧地点点头,瞟了一眼厨房,水开了。


不管它。阿霆不再给他说话的机会。


那段饭吃得并不好,还烧坏了一个锅。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 

 

每个星期,阿霆都要带阿峰去玫瑰诊所抽血。


他的血对沈楚的研究来说,是不可缺少的素材。


沈楚没有骗阿峰,每次抽的血真的不少,但是当每个星期沈楚看到阿峰的气色还是很不错的时候,她都会朝阿霆点点头。尽职尽责,值得表扬。


阿峰的脸一直红到了耳朵根。


梅雨季节来临的时候,沈楚给他们带来了新的消息。


关于病毒的抗体研究已经有了很大的进展,她让阿霆准备一下,带阿峰来接受抗体注射。


排异反应测试完全合格,几天后,沈楚亲自给阿峰注射了抗体。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


阿霆还是每天早晨起来给阿峰测量各种身体数据,再通过电脑传输给沈楚。谁也不知道抗体对阿峰有多大的作用,他们无法猜测抗体究竟是能够延缓病毒发作,还是彻底治愈,甚至是会起到反作用。


这样的日子是煎熬的。


阿霆知道,其实最难受的还是阿峰自己。那种被判了死刑,却又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一杆枪对着脑袋的日子,需要有足够强大的内心和毅力去忍受。他现在可以做的,仅仅是想尽办法转移阿峰的注意力,竭尽全力分担他的痛苦。


他努力维持着之前的生活方式,他还是会喊着小懒猫把阿峰从床上拖起来,还是会烧着味道和形状都有些怪怪的饭菜,还是会轻轻吻他,在他想要的时候满足他。


夏天悄无声息地到来了。


S市终于结束了潮湿闷热的季节,马路上到处都是穿着吊带衫和短裙的年轻女性,把这座城市装点得花花绿绿。梧桐树间响起高高低低的蝉鸣,人们戴起遮阳帽,打起遮阳伞,捧着冰激凌,享受着令人无比畅快的夏日。


阿峰开始嗜睡。他经常坐在窗前发呆,连阿霆叫他也浑然不觉,有时候说着话,下一秒就已经睡着了。虽然他没有说,可是阿霆知道,他对饭菜的味道越来越不敏感,阿峰总是装作很享受的样子吃得干干净净,事实上,他已经逐渐感受不到它们之间的分别。


他有时会低烧,一整天都是迷迷糊糊的,沈楚说目前只能暂时观察,每周提取血样化验。阿霆问,我能做些什么。沈楚顿了顿,只说了一个字。


等。


又是一段没有尽头的等待。


清醒的时候,阿峰依旧会对着阿霆撒娇,用脸蹭他结实的胸膛,缠着他讲书里看来的故事。讲着讲着,就靠着阿霆的肩膀沉沉睡去,一睡就是一整天,怎么叫也叫不醒。


有一天,阿霆很难得地学做了罗宋汤,阿峰也很难得地对吃饭表现出十分浓厚的兴趣,看到他两眼发光地盯着橙红色的汤和里面的红肠的时候,阿霆忽然有些想流泪。


他给阿峰盛了一大碗,阿峰用勺子把里面的东西一样一样塞进嘴里。


真好吃。


好吃就多吃一些,吃完我再给你盛。


吃着吃着,阿峰的头慢慢低了下去。


一声巨响,阿峰面前的碗从桌上翻到他身上,又落到地上,砸得粉碎。橙红色的汤溅得到处都是,阿峰白色的T恤上全是斑斑驳驳的汤汁。


他整个人都软了下去,顺着椅子滑倒在地上。


阿霆的心揪了起来,他冲过去把阿峰抱在怀里。阿峰的呼吸渐渐平缓沉重,他只是睡着了。


峰峰,峰峰?


阿霆叫了几声,怀里的人只是微微动了一下。


他把阿峰抱进了浴室,在浴缸里放满了热水,轻手轻脚地脱掉阿峰沾满了汤的衣服和裤子。阿峰软绵绵地靠在他身上,一动不动,任凭他怎么弄,也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阿霆感受着阿峰的心跳和呼吸。


他还活着。


活着才有希望。


热水一遍一遍淋上阿峰赤裸的身体,把他洁白的皮肤冲洗干净。阿霆看着皮肤下面清晰可见的血管,那里面还有血液在不停地流淌,滚动着一切生存的渴望。他抚摸着阿峰的皮肤,每一寸,每一寸。热水为阿峰微凉的身体镀上一层温度,甚至带起了一丝红润。


猛地,阿霆的手僵住了。


他的手摸到阿峰的背上,一块奇异的凸起。那是一片短短的,白色的绒毛,像是什么动物的皮毛。阿霆不能确定那是什么,他只能肯定,这种绒毛绝对不是属于人类的。


外头还是炎炎的夏日,纯净的蓝色天空飘过一丝丝棉絮一样的云。可阿霆的世界里,只有骇人的巨雷,和一道道在心口划过的无情的闪电。


他们终究还是逃不掉。


命运是一种奇怪的东西,它总是让你手足无措,让你不知该怎么面对。它一直在和你捉迷藏,有时候你觉得能抓住它了,一转眼却发现,它已经跑到了远处。而你没有办法改变它,它就像一个坏心思的小孩,让你捉摸不透,又无可奈何。


阿霆把熟睡的阿峰放到床上,他给沈楚打了个电话,电话那头,沈楚沉默了一会儿。阿霆也沉默着,这方面沈楚才是专家,阿霆几乎什么都不懂,他只能求助于沈楚,期待这个专家能解决问题。


我会派人送药过来,你让他每天按时吃,以后抽血我会亲自来,你们待在家里,哪儿也别去。


电话这边只剩下呼吸的声音。


良久,阿霆才说了句,好。


他放下电话的手,微微颤抖。

 

 


热度: 21 评论: 2
评论(2)
热度(21)

寧靜致遠,安逸出塵 WEB:weibo.com/kaifengfu/